Yicheng, Richard and Anthony

Blasphemy 渎神 【1】

a destiel fan fiction. 包含大量天主教元素,慢热。17+

教皇大人,您有何罪要赎?

我的罪,这辈子唯一的罪,便是他。

—————————————————

纽约时报三月二十七日电。卡斯蒂奥 和苏 詹姆斯昨日于梵蒂冈时间晚上十点正式登基成为第267任梵蒂冈教皇,诺瓦克一世。他在梵蒂冈圣伯多禄的阳台上向全世界招手的照片成了宗教历史上永远铭记的一刻,也是对美国宗教体系的完全洗牌。新任教皇是第一任美国籍教皇,登基时只有38岁的他也是也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教皇。诺瓦克一世抚平了弗兰西斯一世遇刺身亡给梵蒂冈带来的伤痕,也为古老的梵蒂冈带来了新鲜的血液。但这位年轻教皇的身世也遭到了众多非议。详情请看第三页社会板。

—————————————————

年轻的教皇赤裸着上身,跪在地毯之上。他的身体并无一丝赘肉,背部的肌肉线条清晰可见。他闭着眼睛做着睡前的祈祷。

面前的十字架上耶稣低头垂眉,头上的荆棘冠上还带着斑斑血迹。十字架极其古老,传说木料取自保存圣荆棘冠「1」的宝盒。

“……to surrender myself into your hands without reserve, and with boundless confidence, for you are my Father. Amen. ” 卡斯念完了祷词。梵蒂冈已经入夜,透过窗户能看到圣彼得广场。黄昏的罗马下过一场小雨,湿润的地面上反射着广场上昏黄的灯光,广场上空无一人。卡斯推开窗,点燃了一根香烟。年轻的教皇深吸了一口后,将烟雾从鼻子中喷出。远处的灯光让烟雾变色,顺着高处的风散在了梵蒂冈的黑暗中。风掠过他的乳头,吹动了他小腹上的毛发。卡斯贪婪的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和尼古丁带来的眩晕。他把香烟举到嘴边又狠狠的吸了一口。内阁的几位红衣主教联合起来和他做对,只因他在第一次内阁会议上用英文发言。

几位老不死的竟然清空了他的日程,让他学习意大利语。卡斯蒂奥不想反抗,只得选了大主教列出的老师名单上唯一的美国人查尔斯舒利来做他的老师。意大利语优雅而繁琐,查尔斯似乎是受过了大主教的威胁,每日都早晨9点战战兢兢地出现在卡斯蒂奥面前,教材便是卡斯熟悉的圣经。

“Dio disse: Sia luce! E luce fu. Dio vide che la luce era buona. “

中午会有小仆送来简便的午餐。在卡斯的强行挽留下,查尔斯留下一起用餐。对卡斯午餐时尝试的闲聊,查尔斯表现的很拘谨,有问必答,并不敢多话。下午便练习他一个月后对红衣主教们的演讲。查尔斯在5点钟离开,然后每日的公文便会送到卡斯蒂奥的桌面上。还未读完,晚宴锣便敲响,卡斯蒂奥只得更衣入席。晚餐后继续读公文,直到就寝。梵蒂冈城极尽了世间繁华,米开朗琪罗的雕塑,达芬奇的绘画,属于卡斯的,不过查尔斯上课时的乡音。

烟在卡斯手中染到了尽头,他轻轻一捻,烟灰和少许未燃尽的烟草便随风而去。游客们皆退回了罗马城内。而罗马的血和罪是梵蒂冈也赎不清的。卡斯关上了窗子。他默默的爬入了被衾中闭上了眼睛。窗外某处角落里的的快门闪了几下,然后隐秘在了黑暗中。而年轻的教皇对此毫无察觉。

梵蒂冈终于开始入睡了,除了一间房间的灯还亮着。

红衣主教放下手中的雪茄,起身给自己又倒了一杯威士忌。水汽在水晶杯壁上凝结,慢慢的从花纹的缝隙间滑落,缓慢的像耶稣受难时滑落的泪。

他轻轻的伸出手,扶直了墙上的十字架,喃喃的说:年轻的教皇,让我给你些黑暗。

「1」:传说耶稣受难时带的荆棘王冠,现存于巴黎圣母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