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cheng, Richard and Anthony

听到新闻是美国时间22号下午

正在和朋友玩APEX Ledgend

突然手机推特的提醒响了,我正在等待复活,就点开屏幕一看,是Jensen先发的视频。正准备素质三联(retweet,评论,like)然后就发现Jared的眼角很红,Misha没有像平时一样,Jensen接过Jared的话。

“It will be our last.”

晴天霹雳。

等一下。

我没听懂,what the f u c k? 

我带着耳麦对着手机屏幕骂了一句,吓到了朋友。

看着屏幕发呆,听懂了整个对话,但是怎么就是理解不了。什么叫 the big grand finale ?

视频播放完毕,又重新开始了。 脑子里又确认了一遍刚刚听过的,像惊雷一样的话。

听到第三遍,眼泪就忍不住的流下来了,眼前一片模糊,游戏是打不了了。

马上Instagram同步更新,同样的话,同样的视频,在正方形的框里再播一遍。

怎么就完结了呢?我理解不了。看了一下表,还不到愚人节。没人会开这种玩笑。

这么长寿的电视剧也要完结吗?Grey’s Anatomy 都不敢完结你完结了?开玩笑呢吧!Michael 才刚刚走,Jack还没修好,Darkness没打败,Cas还没有finallyhappy。天坑就用一季半填吗?Adam不管了吗?

我有了如果大结局是team free will 2.0 全部战死我就要去给CW寄刀片和耗子药然后去跳海的冲动。

死神说过:地球没有了Winchester 一样会转。

我说:操你妈的 你给我滚, 扯什么牛逼犊子呢没有Winchester了这个地球不就凉了吗?

关了地狱的门放了路西法,上了天使吸了恶魔,结束天启丢了灵魂,小卡变神放出利维坦,炼狱度蜜月完成试炼,天使入凡迪恩成魔,看神奇话剧放出上帝的妹妹,和上帝吃炒面干涉神的家事,干掉英国佬小卡喜当爹,杰克吃牛轧糖Michael上了Dean的身。

整整14年。

哭的不能自已了。

从初中开始看supernatural,记得当时偷偷把学习平板带进房间,每天看到凌晨。恶魔和怪兽的故事还是会大半夜的吓到我。初三考高中被迫放下了一年。熬到深夜也偶尔会想起电视剧里奇异的咒语和小卡蓝色的眼睛。

supernatural陪我度过了最寂寞的初中时光。我是一个不合群的人,青春期让我更是在初中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孤独。受过的伤埋在衣服下,打掉的牙吞进肚子里。只有夜半三更屏幕里的Winchester兄弟是我的英雄。Sam和Dean并不完美。他们也犯错误,也吵架,也流血流泪,但是只要他们有对方,有Impala他们就能流浪四方,坐在车顶看星星,吃着便宜的快餐,住在街边Motel去猎魔。慢慢的英文水平变好了,就接触到了SPN 的饭圈。认识了一个叫Jensen Ackles的德州崽,Jared的姓氏太复杂我当时还念不出,Misha 还没那么皮。

出国留学,接触到Netflix这个神器,Supernatural也从人人美剧上的链接变成了cable TV 里TNT频道周一到周五滚动播放的电视剧。

中文字幕没有了,蹩脚的翻译没有了,温家兄弟还是开着baby去猎魔。来美国的日子更是孤独到极点,幸好自己的房间里有个电视机。每天下午放学回家能看半集 Ellen DeGeneres Show(艾伦脱口秀) 然后ABC就开始播放好汉两个半。这时候我就转台到TNT,当成背景音乐一样。温家兄弟猎魔,我写作业,温家兄弟猎魔,我背单词,温家兄弟猎魔,我写报告。

好像生活也没那么糟糕。

2018年初,抑郁症把我击垮。在美国孤立无援的我决定回国修养一段时间。正逢国内寒假,成都的冬天冷的脚趾失去知觉。药物副作用导致我上吐下泻,全身肌肉疼痛,整个人极速的消瘦下去。窝在床上不能动弹。我每天大量饮酒,吸烟。希望痛能好一点。

深夜,被噩梦惊醒,想尖叫但像是鱼刺在喉发不出声,睁开眼却只有黑暗。

想起了Jared和抑郁症搏斗的故事。

手颤抖着给自己倒了一大杯威士忌。点开了Supernatural第一季。

22年前的劳伦斯,堪萨斯州,1983年11月2号的晚上,Azazel 将自己的血滴进小Sammy的嘴里,然后将Mary烧死在房顶上。退役海军John Winchester目睹了一个黄眼睛的恶魔杀害自己的妻子。之后他四处奔走,开着一辆1967年的雪弗莱impala,在路上培养出美国最强的两个猎人。

这就是所有故事的开端。

而恐惧便在Impala 的轰鸣中慢慢的退散。

故事便慢慢在我眼前又一次的展开了。

像是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看到的梵高和莫奈真迹,一点一点慢慢的流动。

Dean只去过纽约城一次,半夜溜到酒吧被John提溜回来。后来在纽约州为了小Sammy偷面包被送进了Sunny的夏令营改造。

看了太多遍。

而每看一遍就觉得心里想的人物又饱满了一点。

十四季Supernatural,塑造了有血有肉的Dean Winchester,Sam Winchester, 和Castiel。

剧里的温家兄弟和Cas遇神杀神见佛杀佛,剧外的Jensen, Jared 和 Misha结婚生子,皱纹爬上了眼角。胡子蓄了一遍又一遍。

终于,在拍烂了闪电侠,超人女和地球百子后,CW对着自己最长寿的作品提起了屠刀。

我还沉浸在Jensen当上Mardi gras King的喜悦里,还在看着他的罗圈腿和皇冠,2019年的GISH我才刚刚报好名,一切就要结束了。

我不知道该怀着怎样的心情期待2020年。

老友记2004年完结,而那个大结局我留到了2016年某个佛罗里达的夏夜,我坐在电脑前吃着薯片喝着可乐,哭的一塌糊涂。

Will and Grace 大结局我留到了2017年圣诞前夜。再次相逢时长子已经上了大学,两个好友却害怕转身相认。

唐顿庄园我跟着亚马逊在2015年圣诞节看到结局。圣诞的歌飘出唐顿的窗口,窗外只有飘扬的雪。

我不知道如何说再见。

我习惯了把结局藏起来。

而Supernatural曾是我的护盾,曾是我的希望,曾是我从床上爬起来的动力。

我不知道怎么说再见。

噎在胸口的祝福和诅咒。

整整14季,带给我的欢乐和勇气是不可数的。

我却不能说出一句祝福的话。

这篇回忆录确实不知道该怎么结尾。

想起那句熟悉的Kansas歌词来:Carry on my wayward son, for there’ll be peace when you are done. 

Lay your weary head to rest, don’t you cry no more. 

前进吧我勇敢的孩子,当一切结束时你将会找到平静。低下你疲倦的头颅吧,不要再哭泣了。

Carry on, you will always remember!
Carry on, nothing equals the splendor!
Now your life’s no longer empty, surely heaven waits for you!

这个句点画的真突兀,但是故事可能已经说完。

想起Jared说过的一句话,今天听起来却是如此讽刺:Ten down, ten to go.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