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cheng, Richard and Anthony

十年

到现在才发觉这个十年过的岁月如飞。

2006年还在小学,现在都快要成年了。在路上被人叫叔叔也慢慢的习惯了。

真的,时间是抓不住的东西,是指缝里的沙,洋洋洒洒的抓起一把,还没有感受够那种硌手的触感,就已经在风中吹散的很远。

就算再小的沙粒,掉进眼睛里,也是要流泪的。

开始追盗墓笔记的小说是上初中,那个时候看着手机上错别字百出的《云顶天宫》,那个时候还为了做不完的平面几何烦恼,也正是因为那部盗版的云顶天宫,从此一脚踏进盗墓帝国。重新从《七星鲁王宫》开始,被血尸案吓得晚上睡不着。看到海底沉船墓,看到陈文锦,看着吴邪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入这个谜,越困越深,然后第二本偏离主线,看得昏头脑涨,也总是害怕这一切都是青铜树的力量,之后的一切都是吴邪的想象,想的浑浑噩噩,梦里都是吴邪的梦魇醒来看见小哥已经不知所终,自己孤坐在黑暗里。一本接一本,最好的形容,莫过于春蚕啃桑。我本是听书人却奈何入戏太深。那个时候《邛笼石影》还没出版多久。我们都还坐等三叔龟速更大结局,微博上他们都在干什么集也是再次刷新了对瞎子的认知。

连盗墓笔记大结局你都能等到!还有什么能难倒你。2012,祝你幸福!然而大结局也分上下。看到潘子的死,云彩的死,看着最后一句:但是,我意识到自己还不能停,我还必须走下去,因为还有一个十年。无数次泪目。看着每个人的结局,每个人都为了寻找真相失去了那些最重要的人。

是为了最终的终极而不懈的追寻,还是不再向前,不再错过与那些重要的人擦肩而过?

尽管还有无数的天坑没有填,有太多的遗憾,但是我还是接受这个结局,一个让张起灵沉睡十年的结局。他太累了,有太多的事情要去背负,有太多的事情要一次一次的忘记再寻找。让他沉睡吧,休息好了才能再次在此在千钧一发之时砍掉扑向吴邪的粽子。

一个没有过去或未来的人,或许淹没在人潮里,是个蛮好的结局。

然后我也慢慢的,追寻着自己的梦而与重要的人错过。也再次慢慢的,一遍一遍再看鲁王宫,云顶,塔木陀。觉得那是一个更传奇的世界,但又不缺一丝的真实。

《藏海花》出版,又是一个惊天大坑横空出世。一边想着三叔挖坑的神速一遍继续义无反顾的往里跳。从西藏讲起,在空灵的山水中另一个惊天大秘密。13年《沙海》问世。拖上3个高中生,一个女医生,一头扎进内蒙的沙漠中。看吴邪孤独又倔强的反击。

无邪已经不再天真。岁月如杀猪刀般催人老。

三叔也病了。

然后在不经意之间2015的八月也慢慢的近了。《十年》也慢慢的更新着,See You Again也像 红高粱 一样又有了新的意义。稻米齐聚长白山,等待青铜门里走出沉睡了十年的起灵。

觉得竟然是如此的般配,那首歌和小哥的那抹笑容:It’s been a long day, without you my friend, and I will tell you all about it when I see you again.

也正是沉寂在麒麟回归的喜悦中时,《老九门》也慢慢的开始更新起来,再次回到九门提督的鼎盛时期。二月红和丫头,吴老狗和霍仙姑和陈皮阿四的螃蟹。

觉得看着看着,慢慢的大家都老了

一转眼就已是十年。

再说不出什么感动的话。只能说,有一个胖子,有一个吴邪,有一个起灵,活生生的存在在我的心里。有血有肉,顶天立地。

又一个十年。我们都成长成了,自己最不希望的样子。希望下一个十年过后,看现在的自己也能问心无愧的说,不忘初心。

希望岁月里的你依旧很干净,比水淡,比酒清。

雨夜,熬一盏晚灯,再默默拾起一个十年的,沉甸甸的故事。

于2015年8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